谢谢你
――――――――――――――――――


经常在绝对中立和混乱邪恶的交界处左右横跳
 

是一个不小心把背景板看成40米长刀的故事(。)

开始慌了...怎么比考试还紧张....

讣告:被风吹干的眼泪

祝您晚安

祁连山:

此账号拥有者 祁连山,在长期精神压力和抑郁症的折磨下,于四月的某个黑夜里,选择了永远地离开我们。作为他的朋友、家人,我不敢苟同这个选择,但也再也无法向他对这个决定提出任何质疑。


他曾经说过“……(这)是最怯懦的一条路,但同时也是最勇敢的一条路……一条我不会选、也不敢去选的道路。”包括我在内,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从未想过他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草草结束他的人生。


在两个月前的一次定期通信里,他漫不经心地随手写下:“……钉着我的灵魂的那颗钉子,似乎没有之前那样牢固了,在夜间总能听见它松动的声音……”我只当是他生活的牢骚,并未去到心里。

……

他用快递寄给我一块我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他的腕表,在包裹中夹着一张字迹缭乱的纸条,背面有着数学草稿的痕迹,“……秒针行走时过于吵闹,夜间无法入眠……”,嘱咐我“不要在睡觉时佩戴”。我也只是当他小孩子气,随手把那块表盘斑驳的男表塞进抽屉。

……

在数十年的了解与认识到最后竟然成了隔断我们的枷锁。在缓慢地打下这篇讣告的每一个字时,越多的迹象从过去的记忆中显露,而悔恨也渐渐爬满我的双颊。我只能说,在 祁连山 短暂的一生里,他有着无比自由的灵魂。他仿佛天生一般的使人快乐的才能在他17年的生命里不断地感染着身边的人,他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欢乐和感慨。大部分时间里,他是最好的倾听者,忠实的陪伴者,只有很少人知道他同时是一个出色的写作者和剧作家。正如他在信中坦言,他有着“如星星一般繁多”的笔名。在收到他家人托付的、属于我的那一份遗嘱时,看着里面详尽的操作步骤我不禁咋舌,随即立马依据遗言内容着手清空他生前的账号,同时怀着一种难言的悲伤翻看着。

祁连山在死前一共写下了九篇不同的遗书,分门别类地装在不同的信封里,仔细地署了名。我有幸看过了其中的五封。

我不知道他何时决定好了离别的时间。他邀请我清点他的作品,封存他的账号;在一年前就将大部分书籍捐赠给了曾经就读过的初中,其余的附上短小的荐言送给了他的弟弟妹妹们,我也同样收到了一本《哈姆雷特》和《小王子》;他给他的弟弟妹妹们写了几十封信,嘱咐他们每年等到生日时再拆开,想要用这些文字陪伴他们成长;他伪造了留学申请和录取通知,也同样托人合成了几百张蓝天白云的照片用于哄骗他的外婆和爷爷奶奶;他和所有朋友绝交,删去一切联系方式,花费了六个月的时间封闭自己,又在临死前的一周寄出早已写好的祈求原谅和祝福的信件;他用积攒的稿费安慰父母,在每一封遗书中劝说别人替他照顾他们……我不敢想像那天晚上他终于打理好一切事情、爬上窗子时是否带着满足的笑意回头看过,为他的温柔。

祁连山 创作的大部分作品的手稿和电子稿都已经遵循他本人的遗嘱业已销毁,但他特意叮嘱不必删去这个账号里的任何一篇文章,只需要我真情实意地替他完成最后一次更新。

曾经爱过他或者是遇见过他的人,这就是他的最后一次更新了,完成者是祁连山最为厌恶的,也是对文学最嗤之以鼻的兄弟。

但我在我的笔记中记下了曾经是他为他最小的弟弟亲手打下的一句话:

“去冒险,阿托莉亚!向着远方,向着永远无穷无尽的远方!睁大你的眼睛,看着远处的太阳,只要你明白你的目的地,风就会吹干你的眼泪。”(《阿托莉亚的毛线球和冒险故事》)


愿风能吹干你的眼泪。






无名氏

2018.4.6


查看全文
 
© 安息日 | Powered by LOFTER